陈建军:开滴滴让我从失败的阴影中解脱出来

2016年11月某天下午5点多,陈建军接到一个从武汉黄埔路到武穴市的订单,乘客很着急地在电话上问:“到武穴,去不去?”陈建军回答:“您放心,我从不取消订单,马上去接您。”即便如此,他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武汉到武穴,接近200公里,凌晨之后才能回家。但他觉得乘客一定是遇到了急事,这么晚应该也没其他办法了。

 

乘客是一对姐妹,妹妹做了手术刚出院,一上车就倒在后座。陈建军庆幸自己没有拒绝这笔订单。他开得很稳,乘客十分感激,夸他:“做完手术怕颠簸,坐你的车,居然没事。”3个小时后,安全地送达目的地。虽然回来时是空驶,晚上12点多才回到武汉,但陈建军不后悔,他开车,从来没把钱看成最重要的事。

陈建军不缺钱。即使他什么都不干就在家里歇着,凭着收的房租和妻子的退休金,每个月就有7000多块,在武汉,这足够满足生活所需了。

 

他乐意去开车,“在家闲着没事,开感觉心情蛮好。”虽然不为,陈建军还是把开滴滴这事干得很好:星级4.99,服务分93分,总单量5800多单,每个月的流水也有1.4万。

 

除了让人不闲着,心情好,开滴滴还曾经还让他从失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出去开车之前,陈建军在家里歇着,没工作,也不想工作。那时的他,感到悲哀,恍惚,心灰意冷,与世隔绝。这种状态持续了6年。

 

2006年10月之前,陈建军还是个建筑工程老板,在全国各地承包工程项目,手下带着几十号民工。然而,当年10月17日,施工现场的一场土堆塌方事故,让陈建军的人生轨迹发生了180度大转折。“把家底捣腾空了,一次性赔付两百多万,还有几十万的缺口。”

陈建军:开滴滴让我从失败的阴影中解脱出来 滴滴资讯 第1张

陈建军说自己不喜欢欠别人钱,要是欠了谁一分钱,都会睡不着觉。无奈之下,他只好卖掉了自家的房子。“我宁愿一无所有,出去讨饭,也要把钱还了。”房子卖了,欠的钱也还清了。随之而来的,却是笼罩在陈建军心头的悲哀感。“那时,我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了,极度痛苦,世界都是恍惚的。”他不像其他突遭变故的人,选择用喝酒来灌醉自己,而是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愿出门,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看电视。

 

他坦言,那时候自己曾有过自杀的念头。毕竟,这几百万的家产,可是自己披星戴月奋斗了二十多年的收获。说到这里,他特别强调了自己的妻子:“亏了我老婆,这么多年不离不弃,享过福,也吃过苦。”除了妻子,陈建军反复提到的,是他的父亲。

 

陈建军的父亲是抗美援朝的老兵,也曾是武汉铁路局公安处处长,在他心里,父亲一直是个很正直的官员。陈建军在公安局家属区大院长大。他说:“父亲对我的影响大,虽然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但他对我管的最严。”从小到大,陈建军的学习成绩一直是家里最好的,这让他颇为自豪。可惜那时候,他脑袋里没有读大学的概念。

陈建军:开滴滴让我从失败的阴影中解脱出来 滴滴资讯 第2张

1982年,陈建军高中一毕业就去了武汉铁路局机床修配厂当了名电焊工。“在那干了三年,年年都是先进生产者。”说起得奖这事,陈建军很得意,毕竟当时全厂上千人,能得奖的只有十几个,连续得奖的就少之又少了。

 

他喜欢折腾,在工厂里干得挺好,看到身边的同学都在做生意,赚得多,心里羡慕,正好受不了日复一日的车间生活。于是在1985年,陈建军离开工厂,跟着同学一起在汉正街做服装批发生意。受父亲的影响,陈建军做生意正直,不拖欠别人钱,自然也留下了好口碑,很多客户都争着到他家里来进货。

 

陈建军对汽车有莫名的好感。做生意赚了钱,1988年,他就花了3万多块钱,买了辆拉达牌。开着车在大街小巷穿梭,惹人羡慕。有了车,做生意也更高效,赚得也更多了。好景不长,受的冲击,90年代末,汉正街的服装批发生意突然之间就不好做了。“什么是潮流就做什么。”2001年,陈建军花一百多万,买了一台挖机,招募轮流开。搞挖机赚到钱了,他又开始接工程,几年时间里,赚了不少钱。

 

还好,因为早年的积累,他在武汉还有一处房产。生意失败的这6年间,家里就凭借着收房租过日子。6年过去,陈建军头发白了,也快与社会脱节了。妻子决定想办法帮助他走出阴影,与社会有更多的接触。

 

有一次,妻子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家肉联厂在招聘司机,给肯德基送冷藏肉制品,想让陈建军去试试。这工作吸引他的,是可以在离家远的地方干活,“这样周围的邻居就不知道自己在哪干什么,别人也不用觉得奇怪。”一个星期出两次车,从武汉发车到江西,每天在高速路上驰骋。一路上不用和别人讲话,也不会有人问及自己的过去,陈建军突然觉得很放松,他像一只出笼的鸟,长久的压抑过后终于找到自由。

 

“原来再怎么样风光,有什么用呢?”开车的感觉,让陈建军很放松。他放下了过去,喜欢上了这份很简单,两点一线的工作。自闭了多年,陈建军想多陪陪家人,于是干了一年多的货运司机后,2014年4月,他在武汉一家快递公司找了个室内短途运输的工作,还是开车,一天送两个站点,早上一趟,下午一样,虽然赚的不错,但很轻松。

陈建军:开滴滴让我从失败的阴影中解脱出来 滴滴资讯 第3张

2016年5月,陈建军在充分的考虑之后,选择加入滴滴。同样是开车,但这次不一样。每天,他都能和不同的乘客聊天,听他们讲自己的故事。这种感觉和把自己关家里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他觉得:“开滴滴挣的钱多钱少没关系,心情愉悦就好。”

 

去年,陈建军的妻子退休之后皈依了佛门。“虽然她没文化,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好。但我俩从未吵过架,感情很好。”如今,每半个月,陈建军会停开一天车,陪着妻子去寺庙做一些义工。现在的生活,陈建军觉得很满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