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开了一辆跑车,在深圳跑滴滴

他开了一辆跑车,在深圳跑滴滴 滴滴资讯 第1张

一辆亮蓝色的双门大众尚酷跑车疾驰而来,须臾停稳。

乘客惊喜、惊诧,各种不淡定。通电话时,乘客以为是个稳重的中年男人,声音舒缓柔和、不紧不慢。下了快车单,来了辆炫酷的双门跑车,乘客大喜过望。还没上车,就要求先拍张照片。司机并不拒绝:“只要不拍我,不拍车牌,随便怎么拍。”偶尔也会遇到无知大妈,围着车转一圈,困惑地问:“这车为什么只有两个门?”

司机张传松已经50多岁了,儒雅、温和,更像一个工程师或者商人。乘客对他的身份总会好奇,忍不住问他:“您不是专职干司机的吧?您原来是干什么的?”

张传松一般会说:“退休了找点事儿做。”人的经历可以用职业概括么?那张传松的人生算上曲折跌宕,做过老师、商人、保险经纪,现在是滴滴

张传松生活在深圳,在这座年轻的城市里呆了二十多年。他是文革后第一批师范大学毕业生,在安徽一所高中当了4年化学老师。八十年代末南下闯荡。91年,开了个公司做广告设计,怡宝蒸馏水、TCL电视机包装箱设计,都是他们公司做的。97年,他改做贸易公司,干了几年就不想继续了。他特别羡慕那些本地人,有块儿地、出租房子就能过上悠闲的生活。2002年,他在龙华买了100平方米地。盖了七层楼,除了一家四口用,还能出租。他闲了几年,人却闲出病来。病养好了,还是想出来工作,不再想给别人打工,就在太平洋保险做了5年保险经纪人。

他开了一辆跑车,在深圳跑滴滴 滴滴资讯 第2张

张传松开始用滴滴,是女儿的鼓励。他有两个孩子。女儿24岁,爱尝试各种新鲜事物。她用滴滴叫过车,也让老爸也试试。2015年4月他在滴滴,之后就一直在路上。

张传松干活有两个原
则:一,不让自己累着。二,不让自己不开心。“在路上,本来就应该是双方开心的事情。”他平均每天拉11单,也就干六、七个小时。感觉到疲倦,就回去休息。每个月的纯也有5000块钱。

拉滴滴之后,他的保险客户量也涨了50%,每个月能多四单、五单。他并不是缺钱才出来工作的。开车、卖保险都挺从容,从不刻意向乘客推销。有人问起他原来干什么,他会说自己卖保险。乘客对买保险有兴趣,自然会聊聊。“很多乘客自己有车,总有人问车险,也有人问有没有别的可以推荐的,我代理的其实是客户的保险利益,都从他们的角度考虑。”有人对人身意外险有兴趣,他就说,这受益的是家人,不是自己。“男人就得站着是提款机,趟下来也能给家人留下点什么。”聊的好了,乘客直接下单,找个路旁的咖啡馆,坐下来就把单签了。

张传松是个爱生活的人。爱好挺多,爱徒步、爱摄影。驾驶也是他的爱好,不仅是赚钱工具。他爱开车,也算是遗传。张传松的父亲抗美援朝时就是个司机兵,他十几岁就会开车,偷他爸的车开。1997年,他有了一台自己的车,做生意送货用。“那时候,深南大道旁只有三栋楼,福田区都还不存在。所有公司生意特别好,生产出来什么,都能迅速被卖掉。”

这些年,深圳发展特别快,路几乎每天都在变。只要有新路修好,张传松都会跑一跑。“深圳从2008年开始堵车,走新路就不会堵车”。他看着城市一天天变得越来越大,也享受着不断发现的乐趣。坐他车,乘客也会发现,他对道路特别熟悉。不光深圳,他以前总要跑到东莞、惠州去送货,对周边城市也很熟悉,是个“活地图”。

张传松做很有优势。除了路熟,经历丰富,心态平和,容易获得乘客认可。碰到一些对周边环境不熟的乘客,他电话沟通总是很耐心。“如果她讲不清楚自己在哪儿,就要引导她。比如,你往背后看看,能不能看到什么酒店、饭店、KTV;也可以问她周围有没有公交站牌,马路有没有隔离带。问清楚她站在哪一侧。”

他开了一辆跑车,在深圳跑滴滴 滴滴资讯 第3张

乘客在车上也挺喜欢和他聊天,工作问题、感情问题都会跟他聊几句,遇到问题,他总会开解他们。他也挺喜欢和客人聊聊,有一天,他还碰到个乘客跟他谈易经。“每天都有年轻人陪我说说话,比在家呆着好。”

张传松挺享受现在的状态——比较自由,也不累。“滴滴其实是给我们这群人提供了一个新的生活方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