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啰“血战”滴滴 顺风车市场再迎新变局

顺风车市场的故事即将掀起新的篇章。近日,出行开始试运营“特惠拼车”,功能与顺风车业务相似,同时有消息称,滴滴顺风车已经开放灰度测试,这更令外界猜测是滴滴顺风车“复出”的苗头。然而,滴滴的新对手哈啰出行已想好应对之策,拿出5亿元成立“顺风绿色出行基金”,“打擂台”意味颇浓。在滴滴顺风车“下线”的日子里,国内顺风车市场正面临新的变局。

2.jpg

滴滴顺风车似乎正在以其他形式回归用户视野。据媒体报道,近日滴滴开始试运营“特惠拼车”功能。用户在使用快车拼车时将享有一定的折扣优惠。另外,为了提高同行拼友的成功率,用户需要提前15-20分钟进行预约。
据悉,在APP中出现特惠拼车入口需要满足三个条件:早晚高峰或特定时段、行程起点符合线路要求、预估行程长度超过10公里。滴滴官方介绍,特惠拼车功能是鼓励乘客尝试拼车的一种手段,该功能在特定时段筛选超过10公里的特定线路,给乘客提供长距离拼车出行的优惠折扣。当前该功能正处于试运营阶段,仅在北京、天津、大连的部分远距离拼车线路展开测试,未来将逐步扩展。
由于此次推出的特惠拼车功能与顺风车功能极为相似,都是面向长距离用户的拼座需求且价格更低,外界猜测其与顺风车相关,上线前的试水或直接替代都有可能。
同时有消息称,滴滴顺风车已经开放了灰度测试。滴滴则回应称,技术原因导致个别用户App内出现发单页面。目前顺风车仍在下线整改中,并未进行灰度测试。
此前,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张瑞通过官方微博、微信发布了“滴滴顺风车致大家的一封信”。信中提到了顺风车在下线期间的反思,公布了限制次数、去掉个人隐私相关信息、加强准入信息筛查、加大客服资源投入、提升应急处置能力五大整改措施方向。
这方滴滴顺风车刚略有苗头,那方哈啰就已想好应对之策。近日,哈啰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江涛发布公开信,表示哈啰将拿出5亿元成立“顺风绿色出行基金”,让更多的车主可以到平台上分享空座降低用车成本,让更多用户可以体验到顺风绿色出行。
江涛表示,此次哈啰顺风车拿出5亿成立“顺风绿色出行基金”,从三个维度让车主和用户受益。第一,助力“五一”小长假,4月30日-5月4日免收平台服务费;第二,“五一”期间乘客体验顺风车,享受最低五折优惠;第三,即日起至2019年5月31日,车主分享空座单可获现金补助。此举被外界解读为哈啰在共享单车之外,现阶段将“铆足了劲”推广其顺风车业务。
背靠金主阿里,哈啰顺风车从一开始就来势汹汹。今年2月,哈啰顺风车业务正式在全国上线。截至3月中旬,哈啰顺风车车主人数已超过200万人,总发单量突破700万大关。哈啰顺风车的推出,被业内理解为正式杀入滴滴领地的第一枪。
值得注意的是,张瑞发布滴滴顺风车整改措施后,江涛就在致滴滴顺风车业务的公开信中表示,滴滴顺风车提到的安全和合规方面的措施,在哈啰顺风车已经得到落实,并且在不断完善中,还留言了一句火药味十足的话“我坚信垄断会阻碍行业的持续进步,哈啰的加入一定可以促进良性竞争。”这颇有“下战书”的意味。
易观汽车出行行业分析师孙乃悦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滴滴顺风车业务的低迷,也给了哈啰出行很好的市场进入契机。此外,网约车的合规划会释放出一部分市场给顺风车。哈啰最主要的优势就是凭借单车业务,积累大量用户规模,单车的用户可以作为潜在的顺风车用户。
谁是下一个滴滴?
哈啰出行在顺风车市场快速扩张,滴滴顺风车已有“复出”苗头,国内顺风车市场正在面临新的变局。
除哈啰顺风车外,专注出租车和顺风车的移动出行平台嘀嗒出行也在发力顺风车业务,成为越来越多用户打出租和顺路出行的选择之一。数据显示,2019年3月,嘀嗒出行的月活跃用户同比增幅达达81.6%。
嘀嗒出行CEO宋中杰还于近日召开了嘀嗒出行安全生产专题会议,并对外宣称,自2014年成立以来,嘀嗒出行一直坚持将合规合法经营、稳健安全运行确立为企业安身立命的法宝。
去年9月,上海一家区块链技术企业推出首款区块链结合共享出行平台阿尔法顺风车。据平台官方介绍,这款名为“阿尔法顺风车”的App是市场上第一款区块链与出行相结合的应用。阿尔法顺风车并不收取平台费,这是阿尔法平台吸引用户的一大手段。当乘客支付完成后,车主可以选择收取这笔现金,或换取与订单金额100%等值的工分。上线3月用户超60万,截至目前已获得100万用户。
阿里巴巴旗下高德地图2018年也曾宣布推出顺风车业务。当时,高德方面表示,该顺风车平台没有任何商业化目的,将坚持不以营利为目的,对用户不抽佣,也不会打补贴战,主要是为用户提供便利。不过,受去年顺风车行业安全事件影响,高德地图去年8月27日已暂时下线顺风车业务。
据记者统计,目前现有的顺风车市场还有一喂、拼客等多家顺风车平台。虽然平台数量不少,但都未能达到滴滴顺风车的体量。哈啰、嘀嗒等平台还曾被约谈。
据媒体报道,今年4月9日上午,安徽省合肥市运管处对嘀嗒出行、哈啰出行等两家平台公司进行约谈,合肥市运管处的通报显示,两平台公司在未取得经营许可情况下,擅自开展所谓“顺风车”经营活动,其营运信息未接入主管部门监管平台,收费标准明显高于实际发生的燃料成本,际是以“顺风车”名义变相违规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
除此之外,顺风车行业的安全问题仍然层出不穷。今年1月,有乘客搭乘嘀嗒顺风车,期间因司机临时要求加价,乘客表示不情愿,司机在路中停车并拿出砍刀砍伤乘客手指。对此,嘀嗒方面回应表示:涉事车主已被平台永久封禁。顺风车安全问题再成热点。
今年3月,在北京举行的顺风车健康发展座谈会上,“尽快制定顺风车的行业标准”是与会多数专家发言中频频提及的建议。与此同时,与会专家呼吁,有关部门要加强对顺风车平台的监督管理,禁止违反国家和地方有关规定,背离顺风车本质特征的产品上线运营,对网约车、顺风车平台要实施分类监管,从大数据监管上防范非法运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图片